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体育

湜恶意欠薪还湜恶意讨薪

时间:2019-02-28 03:45:54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日照讯 来自安徽的王孝龙2013年和十几个工友通过一个劳务公司介绍来日照一建筑工地打工。他们打工的建筑工程早在去年底就结束了,但仍然有一部分工资没有发给他们。这几天,王孝龙再次来到日照,准备和工友们一起讨要未发的工资。

王孝龙:我从2013年年初就过来了,我干到八月底,他们都是干了一整年的,个人的话欠钱两万、三万,总数的话欠了五十多万。

王孝龙的工友:总共九万,给我四万还欠我五万两千七。

和王孝龙一起的有十几个人,都是通过一家日照的劳务公司介绍,在新市区的一个建筑工地打工。

王孝龙:劳务公司说钱给过我们,但是我们并没有拿到钱,凌力劳务下面有个管理人员,他介绍我来的,他是我们老乡,他介绍我们干这个活。

据了解,这些人都是通过一个自称是凌力劳务工作人员的安徽人介绍到工地干活的,但是当时都没有签订相应的劳动合同。他们现在手中持有的只有欠条。

王孝龙:这个楼都是我们干的,每一部分我们都知道,包括里面的管理人员都认可我们。

随后和王孝龙一起来到了王孝龙曾经干活的工地,想了解一下他们当时的工作情况。

王孝龙:那上面就是我们经理。

工地项目经理:到外面去,没戴安全帽禁止进入工地。

对于王孝龙和他的工友,工地的这位经理显然不愿意多说。

工地项目经理:他们在这干没干过活,我不知道 。

王孝龙:什么态度,干完活了不给钱还有理。

王孝龙:就这个天,站在这里都这么热,我们干点活容易吗,挣点钱容易吗,他们还这样,从地下室一直干到封顶,他居然不认我们,门关着还不认我们。

事到如此,王孝龙和工友们在工地上吃了闭门羹,而工地上的相关人员说事情已经由相关部门在处理。原本看似简单的欠薪,讨薪的背后难道还有什么隐情?

工地项目经理口中的相关部门又是如何看待此事的呢?

日照市建委清欠办工作人员:他的欠薪有点特殊,凌力劳务把钱已经给了大包工头陈祥军,就是那个安徽人的包工头,这个人承认给他钱了,但是钱他自己花了,据凌力劳务说,他们春节之前干的活, 春节之前已经发给那些民工了。

原来,王孝龙所说的介绍他们到建筑工地打工的老乡就是陈祥军,清欠办工作人员说,目前多个部门已经单独为此事召开联席会议。凌力劳务也出示了公司相关账目,证明钱已经到了陈祥军手中。

日照市建委清欠办工作人员:凌力劳务和陈祥军通过法律来处理,到底是陈祥军的钱确实花了,还是已经付给这些工人,那些小包工头跟着他干了七八年了,他自己说花了,凌力劳务怀疑陈祥军和那些小包工头做了局。

随后联系了凌力劳务,凌力劳务负责人拒绝了当面采访的要求。通过采访到了凌力劳务负责人,也证明了这一点。

凌力劳务负责人:他们领着干活的就是陈祥军,他说他把人工费80多万自己挪用了,信访局已经调节了按照法律途径解决,都起诉了,通过仲裁,债权、债务都很明确,通过法律途径,陈祥军就是为了恶意敲诈工程尾款,把钱支足了,他就和工人说没有支足,开上欠条,再去工地上讹。

事情的真相到此已经有了眉目,欠王孝龙和工友们钱的是包工头陈祥军,但无论是恶意欠薪还是恶意讨薪都将逃不过法律的制裁,《社会零距离》栏目对此事将继续给予关注。

宝宝鼻塞如何缓解
甲流用莲花清瘟胶囊
推荐流感用药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知识产权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